首页 新闻 时政 民生 苏木镇街道 法制 招商 党建 理论 精神文明 论坛 旧版
设为首页
投稿邮箱:blzqnews@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 :巴林左旗 > 辽文化研究 正文
巴林左旗摩崖佛教经咒考释
巴林左旗新闻网  11-09-02 17:06 打印本页 【字体:    来源:  
 

作者:金永田 

笔者是一名基层文物工作者,长期的野外考古踏查工作,在辽上京故地——巴林左旗境内发现多条藏、蒙、梵等文字摩崖佛教经咒(以下简称刻经)。这些刻经大多分布于山间谷地,历代佛寺遗址近旁,所处地点偏辟且隐蔽。因此人们对它的存在、内涵、刻制时间等情况不甚了解。为了解决以上问题,本人曾数十次前往实地踏访搜寻、拍照临摹,取得了大量第一手材料,并经历了一个较长时间的学习研究过程,现将搜集到的材料和学习心得公布于众。

一、刻经概况

现已发现的摩崖经咒分布于7个区域,以下分别将各区域刻经所在地点、佛教渊源、刻经名号等情况做一简介。

(一)前召庙区

查干哈达苏木前召嘎查伞形山下遗有辽代石窟,早年石窟山顶存陀罗尼经憧一座,其纪文末尾刻有:“乾统九年(1109)已丑午时十月三日上京开化寺僧书普可知此地为辽上京开化寺之所在。该寺殿堂早已不存,石窟尚在。据《巴林左旗志》载:“相传清代康熙年间……由西藏来的喇嘛占木巴拉,得到巴林王的协助……在辽代石窟前修建了7间藏式喇嘛庙,第二任达喇嘛乌力吉门德时……建筑了规模宏大的81间佛殿”。清廷赐额“隆善寺”,因坐落在伞形山前,故俗称前召庙。该寺因年久失修,于1966年坍塌,今存遗址。笔者在隆善寺遗址后辽代石窟山前、东侧和山后石壁上,发现3条藏文阳刻六字真言。

(二)后召庙区

查干哈达苏木阿鲁召灵岩山(桃石山)下,辽代曾开窟建寺号“真寂之寺”。该寺历经辽、金两朝,元以后便破败无闻了。《巴林左旗志》说:“……到清代,西藏喇嘛到蒙古各地传教,有许多巴达尔钦(云游僧)住在洞窟修行,当时称这里为阿贵图庙(即山洞庙)。至乾隆年间,有一位名札门史达毕的葛根喇嘛,从西藏来此,……后来,在巴林札萨克的支持下,开始大修阿贵图庙……目前,现存的庙殿为清末本旗札萨克扩建。文革前,大殿门廊挂两块匾额,一书善福寺,一书慧因寺,传为清廷所赐”。今人多称其为善福寺。因该寺坐落在伞形山后,故民间俗称其为后召庙。后召庙佛殿东南百米处,有两座石山相对而立,西侧名灵岩山,东侧号慈航山,二山分别刻有多条佛教经咒。

1、灵岩山东壁善福寺大殿之西的山体上存藏文阳刻“六字真言”2条。

2、灵岩山下巨大离体孤岩存藏文阳刻“三怙主心咒”一组3条。

3、地点同上,三怙主心咒左侧,存藏文阳刻“六字真言”1条。

4、灵岩山南端,靠近喇嘛公寓处的石壁上存藏文阳刻“六字真言”1条。

5、慈航山北端存藏文阳刻“六字真言”1条。

6、慈航山中段下部和南段上部各存1条藏文阳刻“六字真言”。

(三)哈布其拉河谷区

查干哈达苏木阿鲁召嘎查有一条南北走向的河谷,在河谷东西两岸的崖壁上各发现一处刻经。

1、河谷东岸蜂房山下,存辽代石窟一洞,窟门两侧阴刻藏文“六字真言”1条。

2、河谷西岸石壁上存藏文阳刻“六字真言1条。

(四)莲花石区

从哈布其拉河谷南行东折,有一巨大莲花状巨石矗立山下。日本学者鸟居龙藏,1930年来这里调查时发现一座辽兴宗重熙十五年(1046)弘福寺陀罗尼经幢。可知莲花石一带为弘福寺旧址。清末当地蒙古人在辽寺基础上修建了藏传佛教哈布其庙,又称“满达里恩庙”。1929年,土匪杀戳喇嘛、抢掠财物并焚毁殿堂,今除遗址外,在莲花石附近孤岩之上发现藏文“六字真言”3条。

(五)洞山区

洞山坐落在十三敖包镇洞山果园境内,因山中有众多岩洞而得名。内蒙古文物工作队汪宇平先生于1953年来此调查时,在洞山小北沟发现一座“佛说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幢”,其纪文刻有“维乾统十年(1110)龙集庚寅三月已亥朔十七日已卯水巽时建”和“平顶山云门寺宗伯讲经律论传法梵学沙门显英书”等字样。“乾统”为辽朝末帝耶律延禧的年号,据此可知,今洞山即辽代平顶山云门寺之所在。

长期以来,笔者在洞山发现多处佛教藏文经咒和梵文图符:

1、洞山慈智寺大殿后佛光壁存双钩体藏文“三怙主心咒”一组3条。

2、洞山水帘洞洞口东存1条双钩体藏文刻经,因笔者不识,曾到善福寺(后召庙)求教,喇嘛告知该经典为“礼佛供奉颂词”。

3、水帘洞对面山石上存梵文阴刻“十相自在”图符一幅。

以上洞山区内发现的藏文摩崖经咒,应与藏传佛教有关。但问及该地是否有过藏传佛教寺庙时,当地群众多答以不知,只有少数老年人说,清末这里是信奉藏传佛教的蒙古族集居地。看来洞山一带亦曾有藏传佛教流布。

(六)梅林营子区

1、梅林营子系富河镇和平村村民委员会驻地。村后敖包山下有一自然岩洞,洞内供奉着伏摩大帝关羽和他的两位侍从周仓、关平的牌位,当地群众喜欢管关羽叫老爷,故称该洞为老爷洞。

老爷洞前有一大片建筑遗址,其上散布大量辽代砖瓦残块,据此推知,这里辽代亦建有佛寺。又据村中老人讲,本旗建于乾隆四十二年(1777)的藏传佛教“阿贵庙”(有洞的庙)最初即建在山洞前辽代寺庙基础上,后因故移建于和平十三队附近,文革时被毁,笔者在老爷洞外门楣上方发现一行凿刻的文字,可惜已遭严重破坏,字迹不清,幸好在洞外左侧石壁上发现了4个藏字,经过辩认,可知其为藏文阴刻“六字真言”。

(七)小东沟区

小东沟系林东镇北井行政村所辖的一个自然村。村东山沟里的山上有一自然岩洞,据村民说很早以前有喇嘛在洞中修行,故称其为喇嘛洞。

喇嘛洞山下,至今存有古代建筑遗址,其上分布有辽代残砖,据分析,这里辽清两代分别建有寺庙。洞口西侧山石上刻有由藏、蒙两种文字组成的“六字真言”一组。

二、摩崖经咒浅识

上述七个区域所发现的各种刻经,可归纳为“六字真言”、“三怙主心咒”“礼佛供奉颂词”和“十相自在”图符等四种佛教经典。

(一)六字真言

“六字真言”,又称六字大明咒,六字大明陀罗尼等。“六字大明咒”见于“《佛说大乘庄严宝王经》,此经系北天竺伽湿弥罗国僧人天息灾于北宋太平兴国八年(983)在汴京译出者。其卷第四说:“六字大明咒曰“(引)么讷铭(二合)(引)”。此咒在中国(包括偏居北方的辽朝)广泛流布。西藏吐蕃王朝时即引进佛教密宗,藏传佛教亦修习密宗持诵六字大明咒,并用六个藏文字母书写。用汉字注音为:“、嘛、尼、叭、咪、

所谓“真言”,又作“陀罗尼、咒、明、密言等。意为无虚假之言。“咒”即佛教密言。佛教认为咒语包括多种经义,而“陀罗尼”义为囊括众多真言密咒而总持不忘。总之,它们的中心内容是一致的。

佛教密宗认为“六字真言”是秘密莲花部的根本真言,也是莲花部观音菩萨的真实言教,故又称其为“观世音菩萨心咒”。

佛教说,六字真言内涵异常丰富,奥妙无穷,至高无上。蕴含着宇宙大能力、大智慧、大慈悲。又说,只要循环往复不断地念诵即能消灾积德,功德圆满而成佛。因此,我们看到藏地人民和藏传佛教信众,除了说话、饮食、睡觉外,其它时间尽量多念经,其中念的最多的是“六字真言”。他们不仅不断持诵,还将“六字真言”书写、描画、雕刻在寺庙内外,建筑物檐枋、天花板、门框、大小宗教用器具、山岩、石板上,有的还制成转经筒边念颂边转动。

(二)三怙主心咒

三怙主即佛教密宗事部三怙主,简称三怙主。意即能拯救人于苦难之中,并能赐于幸福安乐的三位神佛。藏语称“日松贡布”。是佛部文殊、莲花部观世音、金刚部金刚手三尊菩萨的合称。表大智、大悲、大力,为佛教密乘行者人人必修的法门。

1、文殊菩萨,藏语称“江白央”。表大智。其造像头带五佛冠,左手持青莲,花蕊现经箧;右手举金刚宝剑。文殊菩萨心咒被称之为智慧之咒。汉文写作“嗡、阿、[/]巴、札、那、底”。佛教密宗认为修念该咒,能启迪智慧之根,解脱愚痴念,增长灵气,排除违缘,功德殊胜。

2、观世音菩萨、佛教称其为大慈大悲菩萨。遇难众生,只要颂念其名号,菩萨即时观其音色前往拯救解脱。

藏传佛教观音菩萨名“坚那色”。观世音菩萨心咒即六字真言,上文已作了阐释,此不赘述。

3、金刚手菩萨藏语“恰那多吉”,因手持金刚杵而得名。是释迦牟尼佛的秘密化身,所以叫秘密主。金刚手心咒,汉语音释为“别炸巴聂”。佛教开示,修习金刚手菩萨法,念诵金刚手心咒,能具大威权,制服恶魔,消灭地、火、风、空所生一切灾害。一切所求无不如愿成就,临终之时直升西方乐土。

由于三怙主功力巨大,利益无量。广大信众虔诚信仰,并将其心咒绘制、雕刻于寺庙、屋宇或山石之上。

(三)礼佛供奉颂词

据后召庙喇嘛解释“礼佛供奉颂词”汉文注音:“、阿、、派”。此为礼佛上供时念的经语

(四)十相自在图

“十相自在”图,由七个梵文字母和三个图形组成。藏语为“朗久旺丹”。是藏传佛教常见的一个图符,也称“时轮金刚”。佛教说该图符是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释迦牟尼佛身、口、意三密应化身;是莲花生大士悲悯一切有情,以此图符加持器世间一切众生,能令具信者免除刃、兵、疾疫、饥馑及水、火、风等灾难。并且能得“寿命自在、心自在、愿自在、资具自在、业自在、受生自在、解自在、神力自在、法自在、智自在、故称十相自在。因此,藏地或藏传佛教盛行地区将十相自在图绘制、雕刻在山体孤岩上,或镶嵌在寺庙、塔门,还有的制成挂饰佩在胸前,以求消灾增福。

如上所述,目前在巴林左旗各地共发现25条佛教摩崖经咒,其中“六字真言”17条,而后召庙慈航山北的一条保存最好(图一)。“三怙心咒”两处6条,而后召庙灵岩山的一处雕刻的最为标准(图二)。“礼佛供奉颂词”仅见洞山水帘洞旁的1条(图三)。“十相自在图”见于水帘洞对面山石之上(图四),小东沟喇嘛洞山上的藏蒙合壁的“六字真言”具有代表性(图五)。

三、摩崖佛教经咒的刻制时间

目前,巴林左旗所发现的佛教摩崖经咒,均分布于辽、清两代佛寺遗址范围内,或清代藏传佛教信众集居区。于是,对于它们的刻制时间,便产生了刻于辽代和刻于清等两种说法。为了弄清这一问题,须对巴林左旗自辽朝到清代佛教发展演变过程做一简略考察。

辽朝以前契丹人信奉萨满教并无佛教信仰,其首领耶律阿保机建国初,积极吸收汉文化,为了招纳汉人为其所用,于唐天复二年(902)在龙化州创建开教寺。又辽太祖六年(912)“以兵伐两冶,以所获僧崇文等五十人归西楼(辽上京)建天雄寺居之,以示天助雄武”。此后契丹兴起了崇佛之风。辽太宗耶律德光于会同元年(938)取得燕云十六州地(河北、山西北部)因该地本来就盛行佛教,从而有力地推动了辽朝佛教的发展。其后诸帝对佛教采取保护、推崇态度,在辽圣宗、兴宗、道宗三朝(9831100)之间,辽朝佛教达到了鼎盛时期。据文献记载和考古发现,可知巴林左旗境内辽代佛寺多达20多处。

1120年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率大军攻克辽上京,1125年辽朝末帝耶律延禧被金兵俘虏,一年后病死,余众由耶律大石率领西迁。至此,本地归属于金。

金熙宗于天眷元年(1138)建金上京会宁府后取消了辽上京名号,只称临潢府。金海陵王于贞元元年(1153)迁都燕京,改辽中京为北京大定府,将临潢府归属于北京路,这里设置临潢提刑司掌管一方刑狱。之后,原辽上京一带成了金朝垦植之地。

金代佛教承袭于辽并有所发展,但因取消辽上京号,又迁都燕京,临潢一带人口锐减,继尔,成了金朝流放犯人和屯垦之地,因之,原辽上京地区佛教逐渐萧条。

十三世纪后期,藏传佛教在元世祖忽必烈的扶持下开始传入蒙古地区,但这种外来宗教一直在宫廷贵族中传播并未在广大蒙古族中扎下根,而随着元朝政权的瓦解而消失。16世纪后期,藏传佛教(亦称喇嘛教)逐渐在蒙古地区传播。17世纪初,才由清朝统治者与蒙古贵族共同提倡下,使藏传佛教得到了长足的发展。

据《巴林左旗志》载:“藏传佛教于16世纪中叶逐渐传入巴林左旗,……,本旗兴建喇嘛庙始于清代初期,第一座庙宇是清顺至十三年(1656)建的衙门庙。康熙年间以后,寺庙渐次增多”1935年调查时,本旗有喇嘛庙17座之多(其中有7座已归属巴林右旗),这些寺庙多建在辽代佛寺遗址之上。

纵观巴林左旗自辽初至清末的千余年间,辽清两代曾形成过两次佛教繁盛时期。辽时盛行的是汉传佛教,而清代人们笃信的是藏传佛教。但,无论是汉传还是藏传佛教,它们都是佛教,其源头均为佛祖释迦牟尼,没有本质上的差别,只是在非本质的,外在的某些形式、仪轨、经籍使用文字等方面各有特点而已。其中在经典使用文字方面存在的差异较为明显。汉传佛教经典属汉文系统;藏传佛教经籍属藏文系统,它们虽然间或使用梵文,但主要分别使用汉文或藏文。始刻于辽兴宗重熙年间(1032)完成于辽道宗清宁八年(1062)的《契丹大藏经》和房山县云居寺辽代续刻巨量经板都是用的汉文。

而藏传佛教的经典主要用藏文。有藏传佛教大藏经之称的《甘珠尔经》和《丹珠尔经》均为藏文。

另外,汉传佛教将真言密咒多用汉文刻在石制八楞柱状陀罗尼经幢上,而藏传佛教的真言密咒多用藏文刻在寺庙内外,山体、孤石上。

藏文创制于公元7世纪,又 经历了811世纪间三次厘定和规范后逐渐广泛使用。而契丹、辽政权建立于10世纪初,公元(920)年九月及稍后分别创制了契丹大、小字与汉字通行。土蕃虽然与契丹有过友好交往,但藏文并未传入辽地,藏传佛教也没有被辽朝接受,因此,可以肯定巴林左旗发现的藏文摩崖经咒绝非刻于辽代,而是清代顺治以后,随着藏传佛教及佛教藏文经典大量传入本地并大兴土木建造喇嘛庙之时,由西藏来本地传教的喇嘛所刻。

四、结语

藏传佛教传入北方草原后,对蒙古社会的发展曾产生过消要作用,这是不争的事实。与此同时,随着藏传佛教的传入 ,也使蒙古与西藏之间的联系日益密切。西藏喇嘛将西藏文化带到北方草原,促进了蒙古文化的发展,使蒙古史学、文学、建筑、哲学、历法、数学、医学、文化艺术等方面都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就巴林左旗而言,自清顺治年间建筑第一座喇嘛庙——衙门庙至清代末期,巴林左旗境内相继建起了十多处以中原汉式大屋顶殿堂为中心,配以藏式平顶白台式富丽堂皇的藏传佛教寺庙。并且活跃了当地群众的物质文化生活,以建于乾隆年间的善福为例,每年41416三天庙会,善福寺开展诵经、祈祷、跳查码,那达慕、贸易交流和文化娱乐活动。不仅本旗广大人民踊跃参加,周围盟、旗、县,甚至于外蒙古的广大信众也前来朝拜,贸易和娱乐。由于庙里培养很多藏医、蒙医,庙会期间四面八方许多农牧民前来求医治病。总之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喇嘛庙为古老的巴林草原平添了勃勃生机。

今天那些端庄典雅的佛寺建筑大多坍颓无存,但凿刻在山岩峭壁上的“六字真言”、“三怙主心咒”“礼佛供奉颂词”

和“十相自在”图符等经咒虽历经天灾人祸,依然闪烁着吉祥的光辉。有的以其雄浑厚重的造型述说着广大信众对幸福美满生活的祈盼和追求;有的以飞扬灵动的线条为山川增饰了神秘感和诱人的艺术魅力;山石上的古老刻经与山下佛寺文化遗存,统统成了藏、蒙、汉佛教文化交融发展的历史记忆和多元一统中华文化的宝贵遗产。

 

 

注释:

①《内蒙古文物资料选辑》1962年,第148页。

②③⑾《巴林左旗志》第1053页;第1052页;1047页。

④鸟居龙藏《辽上京以南伊克山上之佛刹》第二章哈巴齐庙(1)重熙十五年镌刻之石幢。

19567月,内蒙古自治区文化局文物工作组编印的《文物工作》第一册,第53页。

⑥参考《百度·百科网》“六字真言”词条。

⑦参考《中国西藏网》西藏论坛:佛教密乘三怙主。

⑧参考《网易博克》十相自在图简介。

⑨⑩《辽史·本纪一》,第二页,第六页。

巴林左旗摩崖佛教经咒图例

图一
图二
图三
图四
图五

[责任编辑 崔立强 ]
网站介绍 | 广告服务 | 网站律师 | 诚聘英才 | 联系方式 | 网站工作人员
内蒙古新闻网站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5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507213
蒙ICP备05000481号
中共巴林左旗委宣传部更新维护
 新闻热线:0476-7862484            投稿邮箱: BLZQNEWS@163.COM           QQ群:135858513